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如何向孩子解释战争与暴力?

2017-03-14 10:38:16      点击:

战争,恐怖事件,灾难……你可能也注意到了,电视和网络上充斥着这么多血腥恐怖的镜头和画面。比如,前一阵巴黎恐怖袭击的新闻也成为热议焦点。我们难以忘记孩子们那一双双恐惧的眼睛。那么,该如何向孩子解释战争与暴力?

受访者:

鲁格·肇嘉,意大利心理分析家,曾任国际心理分析学会主席、意大利心理分析学会主席,著作颇丰,包括《父性》《偏执狂:“疯子”创造历史》《成长与愧疚》等。其著作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出发,结合分析心理学的专业视角,有相当的哲学意涵。

鲁格·肇嘉:我们都知道,与暴力、战争的场景“相遇”,真的有可能导致心理创伤。那么,我们就不能小孩子去看到吗?当然不是。在这个世界上,暴力和战争真的时有发生,把所有这些从孩子面前隐藏起来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这意味着只是推迟了孩子面对它们的时间。而且,很有可能到那时,家长已不能在孩子身边帮助他们,所以孩子们需要独自承受、面对,需要独自接受和整合接受这些事实。

鲁格·肇嘉:是的。告诉孩子事实真相总是必需的。不同之处在于,“如何”告知,以及如何将事实逐步呈现出来。孩子越小,我们对暴力事实的阐释越该是循序渐进的。事实上,当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尽量让孩子不看到特别直接的暴力场景与画面,与此同时也要给他们更多的解释。家长在此,应帮助孩子过滤暴力场景,或者至少陪伴其左右!

 

暴力一直存在,但只有少数人由此受到了神经病性的影响,然后变成暴力的人。当然,家长们教育孩子时要保持一贯性,这意味着:

1、父母双方都不要从原则上反驳对方;

2、即便时间流逝,每一位家长在解释暴力给孩子的时候都必须保持(至少基本上)不动摇。

鲁格·肇嘉:让我们看看如何“简单又诗意”地对孩子解释暴力和恐怖袭击吧。面对巴黎恐怖袭击事件,这个亚裔的父亲是这样与他年幼的儿子解释这一切,并且我们可以看

到,到最后,这个小孩子表现得不那么焦虑了。

(在视频中,电视记者问小男孩,他是否理解为什么那些极端分子会杀掉别人。男孩的父亲尝试去跟孩子解释,被害人数最多的巴塔克莱恩剧院外面,为什么有那么多祭祀的鲜花。下面是全部对话:

记者:你明白发生了什么吗?你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这样做吗?

男孩:是的,因为他们特别,特别,特别坏。你必须非常小心坏人,因为你得搬家。

父亲:不,别担心孩子,我们不需要搬走。法国是我们的家园。

男孩:但坏人怎么办呢,爸爸?

父亲:到处都是坏人,哪里都有坏人的。

男孩:他们有枪。他们可以杀掉我们,因为他们非常非常坏,爸爸。

父亲:他们有枪,但我们有花。

男孩:但花做不了任何事啊。他们……他们……他们……

父亲:看,每个人都把花放在了这里。

男孩:是的。

父亲:这些花是为了对抗枪支。

男孩:是为了保护吗?

父亲:对。

男孩:和蜡烛一起?

父亲:是的,所以我们不会忘记故去的人们。

男孩:哦。鲜花和蜡烛在这里是为了保护我们吗?

父亲:是的。

记者: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男孩:是的,我感觉好点儿了。)

鲁格·肇嘉:原则上没有。但我再重复一下循序渐进的必要性。极端的性和暴力的画面,只能在孩子青春期临近结束时才可以接触。实际上,这已经成为当下比较困难的一件事,因为“科技”。这就是为什么手机和电脑不能过早地给到孩子的原因。或者,即使需要用到它们,也应该被限制访问权限。

鲁格·肇嘉:今天的这个话题还没有完结,我之所以在举例时举了一个父亲和孩子探讨暴力,是因为,就像我已经在我的书《父性》里提到的一样,大多数人类历史中,横贯各大洲,传统上,母亲教会孩子连接自己和身体,而父亲则教孩子如何连接社会和文化。母亲满足孩子的需求和本能,父亲则教他们如何限制这些:当然,这不是父亲阉割的表现(源自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一种不太好的观点),而是父亲爱的表现!这是一种永恒的责任分配,因为从生命伊始,母亲就与孩子融为一体,而父亲,却需要头脑的参与才能建构和孩子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