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精神分析师眼中的精神分析鼻祖

2017-03-14 10:29:36      点击:

精神分析鼻祖弗洛伊德是个盛产八卦的人物,关于他,有很多无法考证的说法。相对而言,越早期的资料就越真实,那么在弗洛伊德时代的其他精神分析师眼中,弗洛伊德是怎样的人?弗洛姆在他的著作《弗洛伊德的使命》中,这样分析了弗洛伊德:

要理解决定一个人性格发展的因素(暂且不论那些固有的因素),必须从他对母亲的依附程度开始。但是,就弗洛伊德而言,相对来说,我们很少知道这种关系。不过,这个事实本身就颇有意味,因为弗洛伊德在其自传中,关于母亲的材料是最为贫乏的。他在《释梦》一书中转述了三十多节自己做梦的片断,其中只有两节涉及他的母亲(弗洛伊德是一个多梦的人,他必定做过许多关于母亲的梦,但他没有多说)。这两节都表现出他对母亲的强烈依附。


命运三女神的梦
弗洛伊德提到过有关母亲的两个梦,一个是“命运三女神的梦”。内容如下:

我走进厨房想找一点儿布丁。厨房里站着三个女人,其中一个是小客栈的女主人,她手里正在捏什么东西,好像是在做团子。她告诉我必须等到做好才行(这不是明确说出的话)。我感到不耐烦,委屈地走了。我准备穿外套。但是我试穿的第一件外套太长。我脱下它,有点儿惊讶地发现它镶有毛皮边。我试穿的第二件外套有一条带土耳其图案的长带,镶在外套里面。一个留着短胡子的长脸陌生人走过来,竭力阻止我穿外套,说外套是他的。于是,我让他看外套上绣的土耳其图案。他问:“土耳其(图案、带子……)与你有什么关系?”但此后我们彼此变得十分友好。

在这段梦里,我们看到他希望母亲给他东西吃的愿望(从弗洛伊德对梦的联想可以非常清楚地知道,“女主人”或许所有三个女人都代表母亲)。这个梦中独特的因素是做梦人不耐烦。当母亲告诉他必须等她做好,他“委屈地走了”。然后,他干了什么呢?他穿上镶有毛皮的长外套——然后又穿上另一件属于他人的外套。我们在这个梦中看到一个受母亲宠爱的孩子的典型反应,他硬要母亲给他吃的(“给吃的”可以象征地理解为“照料、爱、保护、赞许”等)。没有立刻“给他吃的”,他就不耐烦,暴怒起来,因为他觉得有权得到立即的、完全的注意。他生气地走了,去侵占高大男人——父亲的地位(由过长的并属于陌生人的外套所象征的)。


被宠坏的孩子
涉及母亲的另一个梦,是他幼年时代,7岁或8岁时的一个梦。三十年之后,弗洛伊德依然记得这个梦,并做了解释。“我看见敬爱的母亲面容特别安详,好像睡着的样子,被两个(或三个)长鸟喙的人抬进屋子,放在床上。” 弗洛伊德回忆说,他哭叫着从梦中惊醒,如果考虑到他梦见母亲死了,可以理解他多么焦躁不安。弗洛伊德在三十年之后,仍然对这个梦记忆犹新,这一事实就足以说明它的意义,把两个梦联系起来,我们看到一个孩子希望母亲满足他的一切愿望——对母亲会死的观念十分恐惧。但是,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这是弗洛伊德记述有关自己母亲的唯一两段梦,这个事实本身就很有意味,它将证实欧内斯特·琼斯的主张:“在弗洛伊德的年幼时期,他就已经产生极端强烈的动机,力图隐瞒其发展过程的某个重要阶段——也许还是对自己的隐瞒。我冒昧地推测,这就是他对母亲深厚的爱。” 我们知道的有关弗洛伊德生活的其他事实都表明了同一种倾向。他非常妒忌在他11个月时出生的弟弟朱利斯(Julius),他从来不喜欢比他小2岁半的妹妹安娜(Anna)。这些事实对支持琼斯的假设可能并不十分具体。但是,还有其他更具体、更令人吃惊的事实材料。首先是他的宠儿地位,在弗洛伊德的妹妹大约8岁时发生的一件事十分强烈地表明了这一点。他们的母亲“非常喜好音乐,她让她(弗洛伊德的妹妹)练习钢琴。虽然钢琴离书房有一定距离,但是琴声仍然打扰了年轻的学生弗洛伊德,他坚持要把钢琴搬走。于是,钢琴被搬走了。因此,家里没有人受到过任何音乐教育,不比弗洛伊德自己的孩子后来受到的多一点”。 弗洛伊德不喜欢听到音乐的“噪音”,就能阻止家庭的音乐教育,这就不难想象,一个10岁的孩子在他母亲眼里占据了什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