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用爱守住一座城池

2017-03-13 14:42:28      点击:

这是安宁来这座城市的第10个年头,今晚,她又开始想家了。她帮女儿盖好被子,自己却不想躺下。她想着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婚前是王悦聪追着自己,婚后是自己等着他。6年来,王悦聪递过来的钞票越来越厚,他兑现了当初的承诺,跟着他,不让她受苦。而他在身边的时光也越来越少,他的世界,她越来越不懂。

周六的下午,安宁准备送女儿去学舞蹈,出门发现车的右前轮胎瘪了,正逢王悦聪回来取合同,她说:“你正好顺路送下女儿吧。”舞蹈教室离家不远,一刻钟后,王悦聪的电话打了过来:“女儿上完课我把她送回去,今天晚上我在家吃。”

 

安宁已经记不清上次一起在家吃晚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她开心地想,要是天天能一起吃饭,哪怕他每个月少递过来一些钞票也好。那天之后,王悦聪主动承担起接送女儿学舞蹈的任务,他说错过了孩子的成长,要多弥补。

一天晚饭后,王悦聪出去了,手机忘在了茶几上。安宁走到茶几旁,瞥见王悦聪的手机在闪。在一旁看电视的女儿读着那一串数字158xxxxxxxx,“妈妈,舞蹈老师来的电话,你要不要接一下啊?”“你记错了吧,怎么会是孙老师打来的呢?”“这就是孙老师的电话,不信你查一下。”安宁拿起手机看了一下通讯录,还真是。

安宁用自己的手机把电话拨过去:“孙老师,我先生忘带电话了,是不是我女儿给您添麻烦了?”“哦,不好意思,我拨错电话了,你女儿表现很好,有事我再联系你。”说着,那边挂了电话。

王悦聪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婆婆家的号码,安宁接通电话,原来是婆婆住院了,安宁穿好衣服后和女儿一起奔往医院。

婆婆需要住院治疗,得专人照顾。小叔和小姑两家都要朝九晚五上班,这么看来,就安宁一个“闲人”,照顾婆婆的任务非她莫属。

 

有一天,安宁载着女儿去婆婆家拿换洗的衣物。婆家柜子里放着王悦聪高中的毕业纪念册,女儿翻开,第一页是集体照,女儿指给安宁看:“妈妈,爸爸那时候好帅哦!”

安宁定睛一看,思绪回到了10年前。9月,她是刚入大学的学妹,王悦聪是迎新的师兄。他接过她手中的行李,一路上他们像老朋友一样聊着。王悦聪问她喜欢什么花,“木棉。”安宁答道。“珍惜眼前人。”王悦聪这样说时,安宁一惊,很少有人知道木棉的花语,她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像极了她心里的那棵木棉树。

“妈妈,您看,这是不是孙老师?”女儿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回忆。安宁拿起照片看了看,隔着10多年的光阴,眼前这个姑娘容颜却不曾改变。安宁翻起了纪念册,在署名孙娓的那页,她停了下来。

回到医院,王悦聪说:“熬了好几天,你快回去睡一觉。”“那下午的舞蹈课呢?你送还是我送?”说话时,安宁看着王悦聪的眼睛。王悦聪躲开妻子的目光,犹豫了片刻,说:“你送吧!”安宁送女儿去舞蹈教室,孙老师像以往一样迎了出来,然而安宁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回到家,安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纪念册上的字句像针一样扎进她的心里——愿你惜取眼前人,莫失莫忘。怪不得当年王悦聪对木棉的花语信手拈来,安宁觉得自己被命运捉弄了。可现在婆婆正在病床上躺着,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她可以直接去问孙娓,只是,前尘往事对她而言已经毫无意义。

 

婆婆的病情得到暂时控制,安宁做出一个决定,她准备拿手里的钱开一间童装店。她和王悦聪说要出去散心,王悦聪没有多问。安宁独自去广州订了货。

回来后,安宁一直在忙店里的事。有一天,王悦聪的秘书对他说:“王总,您夫人童装店的衣服每件都很出彩。”午休时,王悦聪打电话给安宁,心里满是愧疚,他甚至不知道店面在什么位置。

隔着玻璃门,店里人头攒动,王悦聪远远地看着安宁忙碌的身影。他想起了大学时的安宁,曾经,她是那种做什么都会做得特别好的姑娘。而今为了他,在这个城市留守,心甘情愿地淹没在柴米油盐中。

人群渐渐散去,王悦聪走进店里,他把安宁按在椅子上,说:“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孙娓是我的初恋,她……”安宁站起身,修长的手指放在王悦聪的嘴唇上:“我要的是你的现在,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吗。”王悦聪什么都没说,紧紧抱着安宁,像是怕她凭空消失,又像是失而复得。

 

安宁闭上眼享受这期待已久的温存。其实,她已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因为太爱王悦聪,就算守不住婚姻,也要骄傲地走出这座城池。为了这份爱,她想拼尽全力再去争取一次。这一次,她不仅赢回了婚姻,更赢得了独属自己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