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爸爸的青春永不老

2017-03-15 15:31:18      点击:

很高兴自己生了病

出差两个月,下火车第一件事就是往父母家跑。迎接我的却是爸爸那一纸漂亮的书法:即日起,高明与高山断绝父子关系。高明是爸爸,高山是我。妈妈数落爸爸:“闲出毛病了吧?孩子刚下火车,你就不能让他消停一会儿。”爸爸的怒火一下子转向了老妈:“如果你也嫌我不中用,你也走,我们离婚。”“离就离,你还真以为谁离不开你。”妈妈的话音刚落,爸爸打开衣柜,把衣服往小旅行包里一塞,气咻咻地开门走了。

我追出去,伸手去接他手中的包,说:“爸,别闹了,回家吧。”爸爸将包往地上一摔,开始向我列举妈妈对他的落井下石:“明知道我胃不好,饭总是做那么硬。”“告诉她一万遍,人上了岁数不能吃咸的,她的菜还是越来越咸。”爸爸的口才还是那么好,忿忿不平地说了整整20分钟。最后我说:“爸,说也说完了,咱回家吧。”这句话让爸爸又把矛头指向了我:“你跟你妈一样,看我现在退休不中用了,两个月都不回家一趟。我这胃三天两头地疼,你就没想过带我去医院查查吗?”“爸,我错了。明天就带你去医院。”好说歹说,总算把爸爸劝回了家。

第二天,我带他去医院从头到脚查了个遍,除了胃有点儿溃疡,其他部位都正常。我松了口气,爸爸却并不开心。他提出:“你带我去看看心理医生吧。要是身体没什么事,肯定是心理出了毛病,一天到晚没个开心的时候。”在心理门诊那,终于查出了毛病——轻微的老年抑郁症。听着医生的诊断,爸爸竟有几分得意:“你看,我就说有病吧。”


这不是慢慢变老,而是变傻

爸爸病了,折磨的却是我。不管我是不是在忙,一天能接到爸爸不下10个电话。不是他哪里不舒服了,就是某大爷有求于他,他揽下差事,交由我来完成。为此我不得不买了个双卡手机,将爸爸知道的那个号码经常保持关机状态,等闲的时候再打开给他回电话。

终于,在一次酒后我对他吼:“人都有退休那一天,人家上老年大学,学画画,整天健身,谁像你这样,不是折磨我妈,就是折磨我。”也许是爸爸听进了我的话,从此,我的世界变得安静了。鉴于爸爸的优秀表现,从广州出差回家的路上,我决定买瓶好酒回家看他。那天的晚餐,我自认为是一家三口有史以来吃得最祥和的一次。临走前,我走到爸爸面前,鼓足勇气说:“爸,对不起,那天我喝多了。”他的目光没有离开电视,温和地说:“你说得没错,我要改变自己。”我知道爸爸在默默地改变。他去社区的老年活动室,还报了书法班、围棋班,总之,他终于试着开始自己的晚年生活了。

只是这种生活并不顺利。在老年活动室,爸爸因为倡议禁烟而不受大家欢迎,于是他很快就不再去那里了。而在书法班、围棋班,他又因为老师的不专业而愤然退学。为此,我特意回家想与爸爸做一次深谈。我想说服爸爸,如果你改变不了这个社会,就要学会适应它。我的话仅仅说了个开场,没想到,爸爸哭了。我从没见过爸爸哭,他的眼泪让我手足无措。爸爸说,他想改变自己,他去社区活动室,想跟那些退休的老人一起打打麻将拉拉家常,可他融不进去他们的圈子,他们有人抽烟,有人蜚短流长。“分明是很好的光景,经历了半世风雨,耳聪目明,世事练达,怎么就得混日子呢?怎么就得装糊涂呢?”爸爸说,“这不是慢慢变老,这是慢慢变傻啊。”

眼泪流在爸爸的脸上,却重重地打在我的心头。必须承认,我跟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退休了就应该图安逸、享清闲,两耳不闻世间事。


水哥的青春永远不老

对于创业,我一直抱着过于审慎的态度,直到那天爸爸流泪,我才下定决心。我渴望为爸爸的晚年搭建一个发光发热的舞台。

公司成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像模像样地给爸爸颁发了一个返聘证书,让爸爸担任公司的置业顾问,月薪3000元。爸爸好像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他工作卖力,丰富的生活历练让他在工作中表现出色,丝毫不比年轻人逊色。公司成立快3年了,没有人知道水哥是我的父亲,那是父亲用他的小名给自己取的外号。3年来,每一年的公司年终联欢会上,他总是唱那首老掉牙的《掌声响起来》,公司的同事们都会为他欢呼,大声喊:“水哥水哥我爱你。”

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只是,每当他唱到“多少青春不在”这句歌词时,我总是默默地在心中大喊一句:“爸爸,你的青春永远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