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数字帝国主义:互联网时代的文化入侵形式

2015-06-08 10:56:11      点击:

今年三月,泰国文化部发布了一份不同寻常的声明。当时,泰国流行起了一阵“胸部自拍” (underboob selfie) 风潮,泰国本地和外来的女子纷纷在网上发布这种自拍照。泰国文化部警告,分享类似照片的行为触犯了该国 2007 年生效的《计算机犯罪法案》(Computer Crime Act of 2007),违法者可能面临五年监狱徒刑的惩罚。泰国文化部一位发言人向媒体表示,考虑到当事人的脸部并没有出现在自拍照当中,对违法者采取措施会有一定难度。但是这位发言人同样在担忧,这种赤裸裸展示肉体的行为,可能会怂恿其他人做出类似没有教养的事情。“我们只能告戒人们不要去跟风,”他说,“这些是不文明的做法。”


一些海外观察人士将其看作是泰国军政府又一次保守的举措,但实际上泰国军方在国内审查裸体图片传播已经很久了。在泰国文化中,公开展示与性有关的内容会让人感到不适,这一点也和泰国军方的做法相一致。尽管泰国对嫖娼持放任自流的态度,但至少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泰国主流的色情出版物还是要比西方世界保守得多。制造、传播和持有被普遍认为是色情出版物的行为,均被该国视为违反法律。2011 年,一次春季节日期间三名少女在裸露胸部的情况下舞蹈,现场拍摄的视频引起了一次全国性丑闻,警方——当时执政的还是民选政府——开始了搜查犯人的工作。(三名年龄从 13 至 16 岁不等的女孩,最终向当局自首,每人被罚款 16 美元。)


二十世纪,泰国政府击退了来自外部的不良价值观,罪魁祸首就是有时被称作“文化帝国主义” (cultural imperialism) 的意识形态。大众文化产品,比如摇滚乐和好莱坞电影无疑被看作是此类,这些作品所暗含的不仅是一种放荡的思想,还有一种危险的个人主义、一种对权威的憎恨以及一种对消费主义和财富的热衷。泰国对海外电影的禁令最早可以追溯到 1925 年,当时有一部叫做《印度之狮》(The Lion of India) 的印度德国合拍片,因为内容有对佛陀生活的描写而遭禁。现在该国仍旧禁止银幕上出现敏感内容 (比如 2008 年的电影《情色自拍》) 还有类似电影《国王与我》这样涉嫌泰国皇室的内容,该片是 1999 年朱迪•福斯特 (Jodie Foster) 主演的中国影片《安娜与国王》的好莱坞版本。泰国文化部都不会让这些影片上映。


但是“胸部自拍”却代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入侵形式。或许可以称之为数字帝国主义,也就是价值观的传播并非通过艺术作品的承载,而是通过一种当地人能够自发使用的工具进行。正如泰国所发生的“胸部自拍”,智能手机——作为一种商业的、实用的工具,已经不可或缺——同样是价值观的载体;因为它并不是一种在文化上保持中立 (culturally neutral) 的电子设备。比如,就隐私问题来说,更多分享、更少掩饰的动力起始于每个人口袋中开始存在的摄像头,当拍照分享的冲动到来时,马上就可以派上用场。我们所使用的 app 经过独特设计,上传操作无缝流畅,发布内容默认对所有人开放,这样又会继续保持这种发展趋势,在一个自我表达 (self-revelation) 现象逐渐增加的循环当中,更少隐私的选项变得对我们更有吸引力。从这个例子来看,这都要归功于互联网能够为我们找到拥有同样冲动的这样一群人——在上文所述的自拍例子当中,她们的冲动是拍摄敏感部位——我们在这种群体流行的做法之中能够有安全感,即便分享的人位于一百英里或是一千英里之外。美国人可能会表示赞许,认为是一种解放,或者因其并无伤害而轻松一笑,但是我们不能假装视这种行为与价值观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