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5平方米的家

2017-03-13 14:32:30      点击: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小最简陋的家,它位于重庆市万州第二高级中学宿舍楼一楼的楼梯间,不过5平方米,除了放置生活必需的床和椅子,就只能容下女主人的一双脚了,可它确实又配得上“家”这个称谓,因为这里有家的气息,有世间最无私的爱,有一位平凡母亲了不起的梦想……

 

母爱安放在5平方米楼梯间

1997年7月,36岁的冉梦勤再也无法容忍输了钱就喝酒,喝醉了就拿她和两个儿子出气的丈夫。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隐忍了16年的她,以不要任何财产为条件换取了两个儿子的抚养权,毅然选择离婚。

那个日落黄昏,冉梦勤拉着12岁的小儿子向磊,走在重庆市万州区街头。母子俩漫无目的地走呀走,不知走了多久,又饿又累的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冉梦勤给儿子买了个馒头,在街边坐下来……

夜渐渐深了,天也凉了,小儿子靠在冉梦勤怀里睡着了,她静静地望着远远近近的灯火,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遥望前路,她看不见一点儿曙光:就读于万州一中的大儿子向东面临高考,小儿子向磊虽然考上了万州二中,但在成才的路上还要走很久。她这样一个只读过小学的女人,一个无家可归睡大街的可怜母亲,要培养两个儿子出人头地,谈何容易?

看着怀里沉睡的小儿子,冉梦勤的心慢慢安定下来,她擦干眼泪,静静思量:眼下,最要紧的是赶快找工作挣钱,让向东继续上学,让向磊尽快入学。

清晨,阳光将母子俩从街边唤醒,冉梦勤拉着小儿子沿街找工作。幸运的是,傍晚时她找到了一份临时钟点工的工作。白天,冉梦勤去雇主家工作时不方便带上小儿子,就让他去书店看书,下班时再将雇主吃不完的饭菜用饭盒带出来,作为她和小儿子的主餐。因为她做的是钟点工,雇主家不包吃住,为了省钱给两个儿子上学,她只得每天晚上带着向磊在万州街头露宿……

9月,两个儿子倒是有书读了,可妈妈的苦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冉梦勤送小儿子向磊去学校报名那天,向磊看出了她的难处,说:“妈妈,您还要睡街上吗?”一时,冉梦勤有点儿茫然不知所措,她安慰儿子:“其实妈妈当保姆是可以住雇主家的,你安心学习吧。记住,不要把这些告诉哥哥,别让他担心。”

冉梦勤往校外走去,走了一段路,突然听见前面有人叫了声“校长”,闻声望去,前面那个中年人正是万州二中的校长,她鼓起勇气迎了上去……听了她略带怯意的诉说,校长很意外,一个如此凄苦的母亲是如何养育出两个这么懂事上进的儿子?校长当即答应让冉梦勤住在学校,还把打扫学校卫生和给全校师生送水的工作都交给了她。

就这样,冉梦勤有了一个“家”:女生宿舍楼一楼的楼梯间——这里顶多不过5平方米,却很好地安放了一位母亲最质朴的爱。她将楼梯间里的杂物清理掉,用砖头支起几块破木板铺成一张床,又用砖头垒起了一个简易的灶台,再到旧货市场淘来几样旧家具……这个家虽然很小,冉梦勤的心却大得很:供两个儿子考上大学。

冉梦勤很清楚:住楼梯间、从事清洁和送水的工作并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她怕挫伤小儿子的自尊心。

为了不与小儿子“狭路相逢”,冉梦勤就和他打时间差。每天凌晨5点她就去打扫校园卫生,这时,学生们都还在睡梦中。等清晨7点学生们起床时,她已打扫完卫生回楼梯间了。

相比之下,送水时间就很难调整,因为上课时间不准进教室送水,只能在课间10分钟送水,这样难免会碰到小儿子。为了不让小儿子认出,尽管是大热天,冉梦勤也穿上严实的工作装,还自费买了一顶帽子和口罩。确信不会被小儿子认出来后,她才敢穿梭在教学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