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我们该如何面对死亡?

2017-03-14 10:36:48      点击:

觉知和恐惧
参与者:我觉得你在此所做的,以这种方式对待死亡及生命的严肃课题是危险的。

海灵格:没错,这的确很危险。它会将治疗师推向边界,而治疗师也必须提出最大的勇气。当然若要退缩逃避问题是很容易的,只是这么一来病人被背叛并且无法承受打击。像我刚才那样直截了当地谈论这个议题是不能开玩笑的,它直接触及问题核心中绝对严肃的事。接着病人是处于完全自处的状态,当她触及事情核心的那一刹那,她连我也会抗拒。但是当事情若能发展到此,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时我如果退缩,她将不会信任我。我将我的觉察说出来,在我说出来的那一刻它似乎有着百分之百的正确性。的确,在那当下我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但是我并不孤单,因为病人也有她的觉察,团体中成员也都有。病人或团体中其他人若有不同的觉察,那么这些也都将被包括在内。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担心会出差错的原因。

另一个参与者:我一定要问,你为何如此确信?

海灵格:如果我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排列工作停滞不前而我们必须有所突破时,我注意到,通常过不了多久之后,某些东西

将自然出现在个案或他们身边的人身上,而这将使工作得以继续下去。我也信赖其他人,我让我的心灵和病人的心灵融合,但同时我也感受到伟大的宇宙心灵,它涵容着一切并冥冥运作着。我带着勇气,信任它的运作。

在卡洛斯·卡斯塔尼达关于巫士唐望的从书中提到一些关于知识的敌人的事情。其中首要的敌人就是恐惧。凡是怀有恐惧的人是不会有觉知的,清晰成名只会降临到那些已经克服恐惧的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