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笑谈人生

2017-03-08 13:58:58      点击:


今天的她们收获了巨大的成功。蒂戈·诺塔罗?亚马逊付费视频网站以她的故事为原型,拍摄了《我的密西西比》,2016年9月首播时好评如潮。2016年艾米·舒默将两个第一揽入怀中:第一位登上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女性喜剧演员,第一位跻身《福布斯》收入最高的喜剧演员排行榜的女性喜剧演员。在简短的沉默后,琼斯于2016年9月早些时候重回推特,她在推文中写道:“我的字典里永远不会少‘风趣’二字。走过风风雨雨,我是打不倒的!”

“41 岁,演喜剧”
作家特瑞·特斯皮欧迈入喜剧学校——她得到的是对人生的全新审视。

2015年8月,我第一次登上哥谭喜剧俱乐部的舞台,表演单口喜剧。身体抖得像秋天的落叶,汹涌的肾上腺素几乎淹没了我。口袋里揣着一张折得皱巴巴的纸条,上面潦草地写着提示(线上约会、艾琳·费希尔、钢管舞)。

我抛出了开场的笑话。因为一个包袱都没有,结果可想而知,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惨败。我停下来,说道:“当我没说。”就在这时,台下笑声响起。第一课:承认失败。走下台时,我被深深吸引了。

拥有作家、公共演说家、品牌策略师头衔的我,如何与单口喜剧结下不解之缘?六周前,我在曼哈顿喜剧学校报名参加了一门名为“单口喜剧介绍”的课程(为了圆多年来的一个梦)。谁知老师没有讲解单口喜剧的奥秘,而是提问:“谁先来?”于是我们一个个走上前,拿着麦克风,在狭窄却明亮的教室里开始了人生第一个五分钟的单口喜剧。紧张到全身冒汗。大家的表现都不够理想(好吧,我承认,有些人简直惨不忍睹)。虽然没有立竿见影的“笑”果,我们却在润色笑话、把握时间中找到了乐趣。没有教科书、没有讲座,只是在实践中学习。

我下了一番功夫,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同事开始叫我开心果。尽管如此,走上俱乐部的舞台,赢得满堂彩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回事。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我终于悟出了一个道理:等待自信纯属浪费时间;我告诉自己,在过程中自然而然会变得自信,就像生活中的其他事一样,比如写作,比如谈性。

表演单口喜剧一年后,有朋友问我,我希望从中得到什么。“你有多认真?”我很认真,认真到不惜丢脸,哪怕尴尬指数爆棚也不在乎。之所以挑战望而生畏的事,不是因为它无所谓,而是因为它有所谓。如今我拥有了新身份,人们在鸡尾酒会上会用“喜剧演员”介绍我。

更重要的是,喜剧给了我看待世界的新眼镜,这副眼镜来得更犀利。编剧诺拉·艾芙伦说过:“一切皆是素材。”对喜剧演员来说,一切都是段子。

一次吃午饭的时候,我跟朋友说起在派对上遇到的一个大帅哥,我不假思索地给了他号码。一个朋友说:“真的吗?”“当然!开什么玩笑?就算他问我社保号,我也会说‘146-73……’”一桌子的人捧腹大笑。我把这事写进了下一场演出。

毋庸置疑,我的信心越来越足。试问,天底下还有什么比手握麦克风,看着观众坐直身体,渴望你开口更美妙的事吗?

你可以做个有趣的人吗?
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