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温尼科特——“我们分析师想要被吃掉”

2017-03-16 15:46:10      点击:

唐纳德·温尼科特 (Donald.W.Winnicott.1896~1971),英国精神分析学家,是继梅兰妮·克莱茵之后,较具原创性且为一般英国大众熟知的客体关系理论大师。在弗洛伊德之后的精神分析流派中,温尼科特具有非凡的创新精神和独特的视角。不同于克莱茵仍保留弗洛依德提出的本能驱力,温尼科特将儿童自我建构提升至社会化层次,乃至文化领域的影响。

温尼科特整个职业生涯都苦于不被允许在英国精神分析学会附属研究中心教书,顶多充充场面而已。当然,他最终举世知名。但1953年之时,在他主要的书未出版、在他于美国的巡回演说、在他关于过渡客体的优异论文发表之前,他一直因为不为人知而倍觉委屈。他写给席薇雅·佩恩(1953年10月7 日)的信显示他觉得在教书这方面他是多么不受重视。这意味着当时他觉得自己完全被排拒在外。

“我个人觉得,在教书这方面,我被忽视得厉害。我唯一对学生上过的课仅有三堂,对象是三年级的学生,而且甚至没有人来邀请我上课,全部都是我毛遂自荐的。我习惯再多上几堂题目各异的课,但是课太满了。这些课得排除在外,以让训练架构不至于太过丰简不均,所以我便自愿放弃。事实是,我自己大量的儿童精神分析经验被浪费了,老实说,关于长期的儿童精神分析经验我比任何人都来得资深。许久之前我便了解到不会有人请我在学会里教书,所以我专注在教育老师一事上。十年来,一开始是经由苏珊·艾萨克斯的推荐,我在教育学院的演讲让我累积了自己的观点,也挣得了好名声。我在那儿有许多不成系列的演说。

即使他曾担任过三年一任的英国精神分析学会会长,而且很快就续任,他仍然觉得被正式的圈子排挤在外。有些人认为,他思索的概念超乎公认的、持重的精神分析思考疆界之外(他许多想法都因为他书写的创新性而被埋没)。而有些人认为,他根本不了解精神分析。他并未被安娜·弗洛伊德推荐成为她众多犹太裔候选人的督导,而且早在20世纪40年代早期,情势就很明朗,他不会被接受成为克莱茵核心圈的一分子,而他自己也不愿意。这加剧了他的疏离感,势必也强化了让他爆出斥责信的愤怒。

但是,当克莱茵生病时,他仍能表达关怀。而很快地,轮到温尼科特生病了。一封给克利福德·斯考特的有趣的信中(1954年1月27日),他提到最近的一次小发作:

“我有一个病人……在展示她真切的爱意之后,变得很危险。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我得在整个分析时段中握住她的手,这么做等同于给她保证,在分析时把她放在保护垫上。如此一来,她便有办法进行下去,表达她的爱与恨。如果我无法提供这种肢体保证,那么在实际的治疗中我会被打、会受伤,这对我或对病人都没有好处。在这个案例身上,我感觉,爱与恨之间的摆荡,几乎是可以测量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让病人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