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我们该如何面对死亡?

2017-03-14 10:36:48      点击:

死亡就像朋友
海灵格(对着团体):一个害怕死亡的治疗师是无法帮助个案的。如果你害怕正视死亡,你就无法帮助个案。当个案面临生死关头而我却不知道怎么办时,我会做这样一个练习:我会想象个案的死亡证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而我则等待着一个信号。当信号出现时,我就可以帮助病人了。在那种情况下,我和死亡是协调一致的。

海灵格(对一个提出反驳意见的参与者):你得先真正看到个案,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常常会感到抗拒,而这抗拒似乎是正常

的。但是当我感到抗拒时,我会仔细地看着个案并作一个检测,我心里会问,如果这么做是否会有所帮助?它是会让人变得更坚强,还是更脆弱?

参与者:那你现在就问个案。

海灵格:不,现在不行。

参与者:为什么?

海灵格:因为这样便利用了她来满足观众。你不能这么做,你必须非常严谨。

海灵格(对想要继续朝这个议题提出另一个问题的参与者):我不想让自己陷在这个讨论中,提出这些问题的是那些自以为可以掌控结果的人。我无法掌控结果,我只是带出某些东西并且相信所有浮现的东西,我相信如果没有我的干涉那会有好的影响。我不能介入她的灵魂和那些已经发生的时间之中,而刚刚提出的这些问题正是在干涉她。从一方面来看,我似乎在做一些专横的事;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我做的事却充满谦卑,因为我所做的是让个案自己决定一些事情,并且相信她将找到正确的道路。刚刚在此发生的事并不能提供正确答案:那只是开启某个开关,指出一条道路而已。

(过了一会儿)

(一小时之后,当海灵格看到艾荻丝在笑),他对她说:你在笑呢!

艾荻丝:其实我是很爱笑的。

海灵格(回答一个参与者的问题,她问,像海灵格先前和艾荻丝那样谈论死亡难道不傲慢、不危险吗?):如果我觉得不傲慢不危险那就太骇人了。我们也可以问问其他人,他们意识到什么。问问他们是否意识到和我不一样的东西,还是他们宁可不去觉察那些来到他们意识中的东西?如此一来,你可以马上知道你是否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协调一致。刚才艾荻丝和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去的完全的调和,而且她刚刚也告诉我现在她觉得好多了。事实是,病人本身没有恐惧,反而是旁人在害怕。病人自己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并且能够面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