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5平方米的家

2017-03-13 14:32:30      点击:

 

为了你们,再苦也值得

母亲与儿子,就这样咫尺天涯。

作为母亲,怎会不想儿子,几次送水遇到向磊,她多想喊一声“儿子”,可是,她不能,必须忍着。

冉梦勤住的这个楼梯间,正对着向磊去教室上课、去食堂吃饭的路口,还能看到学校的操场。楼梯间里有个小小的窗户,她用报纸糊上一大半,剩下一小块缺口作为她的瞭望口。一到小儿子上课和吃饭的时间,她就站在窗前通过这个瞭望口默默地看着他,目送他走向课堂或食堂。

可是4个月后,冉梦勤还是“暴露”了。

那天下午课间休息时间,冉梦勤扛着桶装水匆匆往各个教室送。在一个过道的拐角处,她与向磊撞了个正着。尽管冉梦勤戴着口罩,但惊慌的眼神出卖了她。在她仓皇失措地转身之时,向磊在身后叫了一声“妈妈”,冲到她的面前:“妈妈,真的是您?”冉梦勤尴尬地嗫嚅:“妈妈对不起你,只要你不说,别人也不会知道你有这样一个妈。”向磊什么也没说,从母亲的肩上扛过水桶,送进自己的教室……

放学后,向磊来到妈妈居住的楼梯间,看着逼仄的空间,他难过地说:“这么小的地方怎么住呀?”冉梦勤对儿子说:“比起我们睡大街,这里已经很好了,风刮不到,雨淋不着。更重要的是,我在学校有事做,可以挣钱供你和哥哥上学。”

冉梦勤一直担心自己不体面的工作会让儿子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没想到懂事的儿子非但不觉得伤自尊,反而被妈妈对自己的爱感动得流泪:“妈妈,您受这么多苦,都是为了让我和哥哥有前途,我一定好好学习。以后,我课间休息时,就过来帮你……”儿子的话令冉梦勤心里暖融融的。

万州二中共有6个年级,100多个班,还有实验室和办公室,冉梦勤只能赶在课间10分钟送水。为了多送几桶水,她扛着水箭步如飞,常常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幸运的是,她有了帮手。每到课间休息时,向磊就来帮妈妈送水。遇到同学,他就大方地介绍:“这是我妈妈。”不少同学被感动,也加入了帮冉梦勤搬水的行列。

转眼放寒假了,冉梦勤去接大儿子向东,她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好如实告知向东家里的情况,并告诉他以前那个家回不去了。冉梦勤带着向东来到她的“新家”——那个5平方米的楼梯间。

推开门,向东惊呆了:“妈妈,半年来,您就住这里?”冉梦勤点头。一旁的向磊把妈妈所有的苦,全部告诉了哥哥。

向东听罢,跪在妈妈面前,泪水流个不停:“妈妈,您这样,我难受。我不能让您过这种苦日子,我不上学了,去打份工……”冉梦勤拽起向东,生气地说:“你是哥哥,怎么说出这种没志气的话。妈妈苦,为了啥?你不清楚吗?要想让妈不苦,考个好大学,做个有出息的人,让妈以后跟着享福!”在妈妈的训斥声中,向东站了起来,母子3人相拥而泣。

放假了,学校没有活了,冉梦勤便出去找活做。白天,她带着两个儿子到建筑工地挑灰浆、扛沙袋。傍晚收工后,冉梦勤到菜市买来一些零碎的五花肉和蔬菜,在那个用废弃砖头垒起的灶台上做麻辣火锅,一家3口挤在一块,吃得津津有味。屋子太小,3个人根本挤不下,只能按顺序轮流进去,再依次出来。这个年,母子仨,就这样度过。

1998年9月,向东升入高三,他知道高考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对这个家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妈妈说得对,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必须担当起这个责任。

开学后,向东在学校备考,每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9月底,冉梦勤到向东的学校参加家长会。第一眼看到向东时,她心疼得不行,才一个月不见,大儿子已消瘦了许多。听说鸽子汤补身体,冉梦勤省吃俭用,每个周末早早地到菜场买两只鸽子,用土砂锅温火炖好,然后步行1个多小时给向东送去……1999年高考,向东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南京大学电子工程专业。这个5平方米的家,飞出了第一只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