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世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

2017-03-14 17:18:17      点击:

他站在被伤害的地方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餐,他递过来一张纸条:“这是你妈的联系方式,你还是去看看她吧。”我冷冷地推了回去:“没必要。”我已经习惯了她在我生命里的缺席。

外婆打电话过来让我去看看她。见到我和男友,外婆很高兴,她絮絮叨叨地讲我小时候的糗事。在那个午后,我终于知道了他与母亲的故事。

他是一个厨师,没多少文化,胜在聪明能干,又能吃苦,挣了不少钱。外婆跟母亲是不太满意他的,她们看中的是他的钱。在我半岁时,母亲离开我们,去投奔她的初恋。

我能想象单身父亲带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的艰辛。我上幼儿园时,母亲奇迹般地归来,听说是母亲的初恋出国,把她甩了。他没有过问太多,他们重新过起了日子。团圆的日子没过多久,母亲与她的初恋又联系上了。这一次,他在我面前狠狠地打了母亲,也彻底打碎了他们的婚姻。

想到那么多年,我对他的误会、冷漠,心里就钝钝地痛。

爸,你也该有个伴儿了

回到学校后,我自愿放弃考研,找了一份工作资助男友读研究生。当然,这一切是瞒着他的。

男友研究生毕业后到一家全球知名企业上班,然后向我提出分手。我像个十足的泼妇,撕碎了男友的衣服。他一把推开了我,夺门而出。在这个人生最无助最痛楚的深夜,我拨通的第一个电话是他的,听到他声音的瞬间,我号啕大哭。

我在家乡找了一份工作,心境苍老,不想再跟任何一个男人有纠葛,可他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探听对方可认识适婚男子。我半是认真半是恼怒地告诉他,他再这样,我就搬出去住。他连连点头,保证不再操心我的事。

可那天,我提前下班,他正在客厅里看一堆照片,见我回来,就慌慌张张地收拾,都是一些年轻男子的照片,他是在替我相亲。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跟他吵,而是轻轻地问:“爸,你也该有个伴儿了,我结婚后,谁来吃你做的饭菜?”那么多年的疏离,那么多年的误会与冷漠,都在这一声轻唤里随风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