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温尼科特——“我们分析师想要被吃掉”

2017-03-16 15:46:10      点击:

即使在病中,下一个月温尼科特便在英国心理学会医学组演讲了《抑郁状态之于正常情绪发展》。安娜·弗洛伊德也在场——这算是她给面子,因为这篇论文处理的是克莱茵关于抑郁状态的观念之细节,也因此该篇文章爆出许多无法一言以蔽之的错综复杂的事物与推理。有许多有意思的评论,其中之一是“对我而言,断奶的年纪意指婴儿可以开始玩便便”,这个年纪是从5个月到差不多18个月。在学会的演讲,他提到“要达到抑郁状态,婴儿必须能成为一个完整个体,以一个完整个体和另一个完整个体互动”。在此之前,婴儿是无情的。“必须注意的是,婴儿并不会感受到他是无情的,但是当他未来回顾时(这会发生在退行时),他会说:我那时好无情哪!这个时期是前情感期。”他继续说道:“在我看来,人类个体之无法接受亢奋或本能关系,或是对‘温和的’母亲的袭击,乃是克莱茵理论的基本假设。在小孩心里整合育儿环境与亢奋环境之分裂,只能借由足够好的母职以及母亲活过这段时间来达成。”

因此,“日复一日,这样良好循环不断强化的结果,是婴儿开始可以忍受空洞。之后,是罪疚感的出现。这是唯一真实的愧疚感,因为被植入的愧疚感对自体而言是虚假的。”换言之,“健康的小孩从自身涌出罪疚感,而无须被教导怎么感受罪疚感或感觉在乎他人。”由此我们发现,“在此良性循环的运作之下,在乎变得是可以忍受的,婴儿初露领悟之端倪,他了解到,假以时日,是有办法解决那个空洞的,而且也了解到本我冲动对母亲身体造成的诸般影响。因此,本能变得更为自由,可以承担更多风险。更多罪疚感会出现,但是也允许本能经验的强化,伴随着本能想象力之挥洒,因此产生了更丰富的内在世界,一个更大的天赋潜能随之而来。”他如此下结论:“对失落的外在客体之内在表征的爱,可以松动失落所带来的对内射的挚爱客体的恨。”

最后,温尼科特回答了一个不是当下问的问题,一个至今日方才提出的问题:分析师要什么?(后现代式地呼应了弗洛伊德的“女人要什么?”)回答是:“我们想要被吃掉,而非魔术般地被内射。在这当中,并无被虐的成分。被吃掉,是一个在照顾婴儿的母亲非常早期的愿望,而且的确也是她的需求。这意味着,任谁若未曾遭受仿若食人族般地攻击,都可能会觉得处于人类修复活动的疆界之外,也因此处于社会之外。只有,也只有我们曾被吃掉、被磨损、被窃取,我们才能稍稍忍受被魔术般地内射、被放在某人内心世界的某个特别保留的角落。”从性别的角度来看,这是将分析师视为女性、母亲。若概述其含义,则移情的意义可被推得更远,回到了温尼科特最根本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