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朱亦兵——把耳朵摘下来听音乐

2017-03-11 10:37:59      点击:

做光明正大自私的人

        “我做教师的,对下一代负很大的责任。所以想想自己不喜欢什么,接受不了什么,就不要把这些东西转移给别人。有句老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我们中国的老师能够多一些人明白这个思想,那么我们的教育早就变了。”

        心探索:提倡教育自由,跟小时候被逼练琴是不是有关系?

        朱亦兵:我比较幸运的是接受教育的独特性,因为我老师就是我父亲,谁敢反抗自己的老师啊?可是反抗家长就不一样,所以培养了我的双重心理,让我有一个自我存在的空间。

        我跟送孩子来学琴的家长说,我会尽量启发孩子的感觉,但不会太逼着他们练琴。很多人以为我这是满脑子充满了洋思想,我说我根儿里边是中华的思想,有句老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我们中国的老师能够多一些人明白这个思想,那么我们的教育早就变了。我们小时候都受老师约束、家长打骂,你喜欢吗?你不喜欢。但是我们当了老师、家长、前辈,你又在干什么?

        心探索:学生们对这种自由怎么适应?

        朱亦兵:我上课经常说把你们的眼睛摘下来,放那凳子上,把你们的耳朵摘下来,挂在那门上。人都是主观的,但是我们是演奏者,创作者、再创作者,得尽量从主观的角度变成客观的欣赏者、观察者。

        我鼓励学生们走神,人间万物需要我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带他们一块走神,这是带刺激的一个游戏,思想解放的第一二步而已。如果在思想里头翻个墙头都不敢,那还干嘛呀?

        心探索:这样会带来非议么?

        朱亦兵:我们活着是为了让别人喜欢么?哲人说人的一生是认识自己的一生,我说的土话是人的一生是喜欢自己的一生,我现在比上半辈子更多的喜欢我自己了。上半辈子我做自己能做的事,下半辈子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700年以前,欧洲人跟我们一样,也是被束缚,也是勤奋,没有个性,但有了一个文艺复兴,于是忽然觉得人比人要学的东西要重要的多。我们现在就是还停留在‘学的东西重要’上。所以我从事这个理念,真是如此幸运,因为可以找到自己所谓的伟大的个性。我常跟学生说这世界上最需要的就是坦然的、光明正大的自私的人。

        心探索:自私的人?

        朱亦兵:当然!这个词本身难道也是不好的吗?每一个个体提升了,集体才能进步,一个优秀的集体是充斥着极其优秀个人的集体。就说重奏,因为有和弦、和声,所以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你的光彩少一点,集体就不行。而我们往往就觉得个性越少,战队越齐,口号就越响亮,个人因素越少,集体才越好,这全是无限愚昧落后的扯淡。

        心探索:这是类似于铺路性的工作。

        朱亦兵:我觉得人生就是路,没有头,往前走就是了,给你一条路有什么意义呢?自己闯出一条路有意思的多。

        从高校讲座、学术交流里就能看到,中国的年轻人有多少向往,有多少情感发挥的欲望,有多少东西要表达?这哪是传统教育能满足的了的?一个人最能干什么永远比不上他最想干什么,你拦不住他!让他们有所想法、追求,自己动心去做什么这才是教育的艺术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