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女性频道

笑谈人生

2017-03-08 13:58:58      点击:

新一代女性喜剧演员面临最黑暗的恐惧,揭开最深处的秘密,并且——高能预警——因此收获掌声与喝彩。她们化悲为喜的秘诀是什么?笑声如何帮你熬过最残酷的人生考验?


婧氏BB霜 婧氏精华原液 婧氏爆水乳 婧氏舒芯宝官网 婧氏


“大家晚上好,我得了癌症。你们好吗?嗨,各位好。大家过得开心吗?我被癌症选中了。”这是2012年,喜剧演员蒂戈·诺塔罗在洛杉矶拉戈剧院的开场白。此前的四个月,她因为严重的感染住院治疗。

就在她还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母亲因为一场意外离她而去,接着爱人与她分手,就在拉戈演出的几天前,她拿到了二期双侧乳腺癌的诊断书。看观众一脸迷惑的表情,诺塔罗询问要不要换几个“没营养的笑话”。台下有人大喊:“不,这实在太有趣了!”在随后的演出中,诺塔罗改变路线,回忆自己以前经常调侃胸前的“飞机场”。“没准这二两肉能听见我的话,恨得牙根痒痒,于是一合计:‘是可忍胸不可忍,干脆咱们杀了她吧!’”这次,全场笑声一片。

等一下,什么,拿癌症开玩笑?居然还很管用?我们见过女性喜剧演员一言不合就开车,各种无节操(艾米·舒默就是老司机的杰出代表),政治不正确(沙拉·斯尔弗曼,说的就是你),不遗余力自黑和黑别人,毒舌到根本停不下来(琼·里夫斯稳坐榜首)。然而,最新一代的女性喜剧演员却将自曝提高到了全新的水平:焦虑、躁郁症、厌食、死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们说不出的。

缺陷即完美
事实上,这种类型的暴露给人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只要你体验过回家后解开bra那一瞬间的轻松,就不难明白。长久以来,女性喜剧演员即使拼尽全力也难以挤进主流圈,总免不了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标签一:女性与风趣无缘。标签二:要么是呆板、笨拙的女孩;要么是失败的家庭主妇;要么是出口成“脏”的街头辣妹。随着女权运动的发展,无畏的女性喜剧演员拒绝被模式化,她们大声地说,让偏见见鬼去吧,少废话,把麦克风给我。

以黄阿丽为例,怀孕七个半月的她拿之前的流产开玩笑,当被满满当当的行程表折磨得体力透支时,又不禁吐槽雪莉·桑德伯格(“我不想前进,只想躺平”)。阿帕娜·南切拉把街头的美貌模特戏称为“自信心爆棚的扒手”。玛丽亚·本福德更是不走寻常路,把自己与二型躁郁症抗争的经历编成段子。

(“想自杀?千万不要!季节不对呀!现在是深秋!”)都说笑声是最好的疗伤药,今天的艺人则贡献了2.0版:在她们手中,笑声带着杀气。焦虑、恐惧、孤独、耻辱——当我们深陷泥潭时,这些情绪助纣为虐,成为自我封闭、自我堕落的帮凶。然而这一个个对着我们耀武扬威的恶魔,却在杀气腾腾的笑声面前缴械投降。

女性喜剧演员大胆展现自己不完美的灵魂,然后付之一笑,也让我们咧开嘴角,同时温暖了台上台下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