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婧氏动态 > 美文欣赏

朱亦兵——把耳朵摘下来听音乐

2017-03-11 10:37:59      点击:
朱亦兵,音乐家、教育家。1966年出生于北京,父亲朱永宁,母亲王耀玲均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人是情感动物,感觉动物,活着就是要表达自己。中国人压抑的情感是巨大的,很少有表达的渠道,他们在精神交流方面的需求太大了,而恰恰我们做音乐的也不善于用这种形式去向大家表达、头痛。古典音乐并不是高高在上、远离大众的,我现在做的就是普及,换个简单的方式去沟通、交流。”

        “人是情感动物,感觉动物,活着就是要表达自己。”朱亦兵如是说。

        2009年上半年,中国爱乐大提琴八重奏第一次南方五城巡演,所到之处,人群拍疯了巴掌,“中国人压抑的情感是巨大的,而恰恰我们做音乐的也不善于表达。古典音乐不是高高在上,我现在做的就是普及,换个简单的方式去沟通、推销。”

        朱亦兵喜好美食,一曲毕,他会拿起麦克风,跟观众介绍下一首曲子的背景及他的理念。他幽默地跟大家说“下一盘菜是…”,接着往往是《安魂曲》、《连斯基咏叹调》等曲目。“艺术欣赏就像烹饪,一切都要通过肚子来决定它合不合意。”合作的“厨师”团队都是他的学生,最小的才十五岁。

        五年前,他是欧洲一流乐团瑞士巴赛尔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2003年9月,他回国探亲,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一次讲学触动了他,国内的教育现状与年轻人的追求之间的极大反差让他深深反思,自己到底可以做些什么?前半生想要达到的基本都达到了,总不能一直活在安逸里吧?——“中国的年轻人有多少向往,有多少情感发挥的欲望?有多少东西要表达?太多了!这哪是中国的传统教育能满足的了的?”

        2004年2月21日,经过二十一年的海外生活后,朱亦兵回到祖国,出任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研室教授。

        同年,他创建中国大提琴爱乐乐团,坚持舞台才是艺术家真正的课堂,教育首先要释放人的天性的理念,带着从小练琴的一帮孩子到酒吧里蹦迪,大伙儿都玩疯了;他带着他们一块“课上走神”、“不务正业”,几年来在清华、北大、航空航天等教育机构、政府部门、慈善机构、社会团体、外国驻北京文化中心、使馆等各种场合进行大提琴重奏演出近百场。